爱TXT > 都市小说 > 股票作手回忆录 > 第三章 所有的错误都要一一犯过,每一个经验都需要
    一秒~记住【2txt www.2TXT.CC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最快更新股票作手回忆录最新章节!

    第三章 所有的错误都要一一犯过,每一个经验都需要真金白银21

    人从错误中总结所有所需经验,需要漫长的时间。人们说,凡事皆有两面性,但股市只有一个面,不是牛面或熊面,而是正确的一面。这是基本原则。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股票投机游戏的技术层面的东西,但我花了更长的时间,才把这一基本原则铭记于心。

    据说有些人自娱自乐,喜欢玩虚拟交易,用虚拟的钱证明自己水平高超。有时,这些幽灵似的赌徒可以赚几百万。做虚拟交易很容易赚大钱,就像那个老故事说的一样。一个人第二天就要找人去决斗,他的副手问他:“您枪法如何?”

    “嗯,”决斗者说,“我可以在20步内射中高杯脚的杯颈。”他回答得还算谦虚。

    “这很好。”副手漠然地说,“但如果这只酒杯端着一把子弹上膛的手枪正瞄准您的心脏,您还能击中杯颈吗?”

    对我来说,只有真金白银才能证明我的观点是对的。失败的教训让我明白:只有确定不必取消交易时,才能买进,否则就得按兵不动(我的意思不是说,出手后发现不对也得任由损失扩大,你应当止损,而且决不能犹豫不决)。我一生都在犯错,虽然钱财受损,却买来了经验,积累了很多颇有价值的交易禁忌。我几次倾家荡产,但我的精神从不破产,否则我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我一直知道自己还有机会,我也不会两次犯同一个错误。我相信自己。

    要想在股市生存,人必须相信自己和自己的判断。这也是我不信别人的建议的原因。如果我按史密斯22的建议买进了股票,那就必须照他的建议卖出,这样我就得靠他。但如果卖出时机到了而史密斯去度假了,那我怎么办?不,老兄,靠别人的判断做股票永远赚不了大钱。我的经验告诉我:没人可以给我任何一个或一套建议,依靠我自己的判断才能帮我赚更多的钱。这是个聪明人的游戏,我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学会靠自己的正确判断明智地玩这个游戏,只有这样才能赚大钱。

    我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经历过很多趣事。我是说,回头看时,我学习投机的过程是漫长的,也不好玩。我几次破产,那不是舒服的。我赔过钱,而我赔钱的方式是在华尔街上赔钱的人们必须经历的赔钱方式。证券投机是一项艰难、磨人的工作,投机客必须时时都在工作,否则他将很快失去这份工作。

    在富乐囤受挫后,我就该明白了:我的任务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换个角度去看待投机。但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个游戏的奥秘,远比我在投机行里学到的所有技巧多得多。我自以为打败了游戏,实际上我只打败了投机行。同时我必须承认,我在投机行培养的读盘能力和过人的记忆力确实十分有价值。这两点是自然而然形成的。我早期的成功就靠这两点,而不是知识和智慧。我的心灵没有受过淬炼,我也相当缺乏专业的知识。我边玩边学习如何玩,而它在教我的同时也没有放下教鞭。

    第一天踏上纽约土地的情景历历在目。我刚才说过,投机行拒绝接我的生意,所以我只好去找个大证券公司。我第一份工作的一个同事在哈丁兄弟公司做,它是纽约证交所的会员公司。我上午到的纽约,下午一点前已经在哈丁兄弟公司开了户,准备交易。

    我前面没说过,在哈丁兄弟公司,我自然而然地开始沿袭投机行里的做法:捕捉细微而明确的股价波动,靠赌涨跌盈利。没人告诉我这里和投机行的本质区别,也没有人纠正我。即使有人说我的方法不对,我还是会亲自验证来说服自己。如果我错了,就只有一件事可以证明,那就是赔钱;如果我对了,也只有一件事可以证明,那就是赚钱。这就是证券投机。

    当时形势一片大好,市场相当活跃。这总能让人高兴,我马上找到了熟悉的感觉。面前还是以前那熟悉的报价板,上面写着我15岁以前就懂的语言。一个男孩做着我第一份工作时完全一样的活儿。还是那群股民,目不转睛地盯着报价板,或站在报价器前喊出价格,或聊着行情。就连设备看上去也和我熟悉的那些设备一样。气氛还是那个熟悉的气氛,就和我在伯灵顿股票上挣到人生的第一个3.12块时一模一样。同样的报价器,同样的股民,玩着同样的游戏。我自认为完全了解这个游戏,为什么不呢?别忘了,那时我才22岁。

    我盯着报价板,看到一只不错的股票,在我看来,它表现得挺对。于是我在84点时买进了100股,半小时后以85点卖出。然后我看到另外一只我喜欢的股票,如法炮制,一小会儿就净赚了个点。开门红,不是吗?

    现在请注意:作为一个正规证券公司的顾客,我在第一天的前两小时内频繁买进卖出了1100股,结果当天净损失了整整1100美元。也就是说,我一出手就损失了近一半的股本。别忘了,部分交易是有账面利润的,但是那天我却赔了1100美元。

    我也没有太在意,因为我不觉得自己哪儿有问题。我的操作也足够正确,换作是在世界一家投机行,我应该多多少少是赚了些的。1100美元的损失只是让我感觉这里的报价器出了问题,老是慢半拍。但只要维修师说没问题,就不必担心。毕竟,无知对于一个22岁的人来说很正常,这并不说明他一无是处。

    几天后我对自己说:“我可不能再这样交易下去了,这儿的机器老出错!”但我只是任其发展,没有深究问题的本质。我就这样继续交易,当然有赔有赚,直到我赔得精光。接着就发生了之前的那一幕,我去找老富乐囤资助了我500美元。就像我说的,然后我从圣路易斯回来了,带着从投机行赚到的钱。

    回来后,我开始更加小心地操作,一度收获不错。钱一好赚,日子就好过。我交了很多朋友,日子过得很开心。别忘了,我还不到23岁,一个人在纽约闯荡,兜里揣着轻松赚来的钱,满心以为我已经开始理解这套全新的交易机制了。

    我开始考虑交易指令在证交所场内的实际执行情况,我操作得更加谨慎了,但我还是只盯着数字变化,忽视基本原则。而忽视基本原则,则让我一直找不到我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1901年经济大繁荣,我也挣了一大笔,对于我当时的年纪来说。还记得那个年代吗?国家空前繁荣,这是工业合并和资本整合的年代,资本打败了我们从前见识过的所有的一切,而且大家疯了一样拥进股市。据说,繁荣期之前华尔街曾吹嘘日成交量一度高达25万股,也就是2500万美元的证券成交额。而1901年,日成交量就已经达到了300万股。人人都在赚钱。钢材大亨们也拥进纽约,这群百万富翁不在乎钱,就像喝醉的水手一样挥金如土。只有股市的游戏能满足他们的挥霍欲。我们见到了华尔街历史上最高端大气的玩家:包括以“跟你玩一百万”著称的约翰·盖茨和他的朋友们,约翰·德雷克、洛伊尔·史密斯等等;还有里德·利兹·摩尔和他周围那一帮人,他们卖掉部分钢材股后收益巨大,几乎买断了公开市场上的罗德岛系统股票;还有施瓦布、弗里克、菲普斯和匹兹堡集团;更别提那几十号虽然在市场大洗牌中落败,却在股票历史上留下“大赢家”名声的人了。人们可以交易任何股票。詹姆斯·基恩23为钢材股开拓了市场,一个大操盘手几分钟就抛售了10万股。多么伟大的时代!多少伟大的赢家!而且那时候还不用交股票交易税。这种好日子仿佛会一直持续下去,根本看不到终点。

    当然,过了一段时间,我就听到了一些灾祸传言。老操盘手们说,除了他们之外大家都疯了。但除了他们人人都在赚钱。我当然明白,涨势总有尽头,这种逢买必赚的日子不可能持久。于是我开始看空。但我每次做空就亏钱,如果不是止损及时,一定就赔老了。我等着暴跌,却操作谨慎。一买进就赚,一做空就赔,所以我并没有赚多少。你可能觉得我在繁荣期一定一掷千金,大赚特赚,虽然我只是个孩子。

    但有一支股票我没有看空,那就是北太平洋铁路。我的读盘能力起了作用。我认为大多数股票已经被推上了波峰,而这个小家伙的表现好像还要猛涨。现在我们知道,当时库恩·罗卜·哈里曼集团正在稳步吸进它的普通股和优先股。虽然证券公司里的所有人都劝我赶紧卖掉,但我还是做多了1000股北太平洋的普通股,而且坚持持有。当它涨到110点时,我已经有了30个点的利润,于是了结头寸,这让我在公司的账户逼近5万块,这是我到那时为止最有钱的时候了。对于几个月前刚刚在同一家公司输得精光的孩子来讲,这还真是相当不错的。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当时哈里曼集团知会了摩根和希尔24,说有意参股伯灵顿——大北方——北太平洋联合铁路公司。于是摩根集团先派基恩去买5万股,以确保其在该公司的控股权。但据说基恩让罗伯特·培根购进了15万股,银行家们执行了。另一个版本是,基恩先把他的券商之一艾迪·诺顿派到了北太平洋公司,买进了10万股;我想他们后来又追加了5万股,所以共15万股。这样,一场著名的垄断较量开始了。

    1901年5月8日收盘后,全世界都知道两个金融巨头正在上演一场较量。美国从未出现过两个如此庞大的资本集团互相对峙的局面。哈里曼对阵摩根,不可战胜的一方,对战稳如泰山的对手。

    5月9日上午,我抛掉了所有持股,手里拿着5万现金。我刚才说过自己有一阵子看跌了,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接下来会暴跌,出现一批绝妙的低价,然后会出现迅速回升。只要捡了低价股,人人都能大赚一笔。道理很简单,我没有使用福尔摩斯的推理就搞清楚了。只要追上价格的起落,我们就有机会赚大钱,稳赚钱。

    一切如我所料,我猜的全中,但最后却亏得一分不剩了!发生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我就是被这个意外洗净了。如果世界上没有意外这种东西,那么人和人就没有什么不同了,生活也就失去了乐趣,股票游戏就蜕化成了加减运算,我们也就变成了一群呆头呆脑的记账员。25证券投机开发了人们的脑力,我们只需考虑怎么做才能猜得更准。

    不出所料,市场像烧开的水在沸腾。成交量大幅增长,股价波动空前剧烈。我赶紧提交了很多卖单。但是第二天一看到开盘价,我一阵惊悚,跌得太厉害了。我的场内委托人都在努力工作,他们和其他代理人一样尽职尽责又能干,但等他们执行我的卖单时,股价已经跌了20多个点。报价器上的价格远远滞后于市场价格。成交报告也很慢,因为交易太忙了,根本无法及时操作。举例来说,我在报价器显示100多点时就递交了卖单,但当场内委托人执行时,股价已经跌到80点了,而前一天收盘时是110~120点。如果是这个价位,我是该买进而不是做空啊。但市场不会跌穿地球到中国去,所以我立即决定补仓转手做多。

    场内委托人帮我买进,但买进价不是让我转变态度的价格,而是交易所接到买单时的价格,比我预计的平均高了15点。一天35个点的损失,是任何人都难以承受的。

    报价器慢了好几拍,报价器打败了我。我把报价器看做我的小伙伴,因为我习惯根据它告诉我的价格进行交易。但这次,这个小伙伴却欺骗了我。报价器上的价格和实际价格的巨大差异,让我输得一塌糊涂。这就是我从前失败的症结,我竟然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了两次。现在回头看去,很明显,只盯行情而不理会场内委托人的执行情况,是绝对行不通的。我只是奇怪,为什么我当时就不明白这个问题,也不知道怎么解决。

    问题还不止如此,更糟的是,我还在继续交易,买进卖出,根本不理会执行过程。你知道,我受不了限价交易,我必须随着市场的起伏把握机会。我是在和市场较量,而不是想在某支股票的价格波段上赚些钱。我在看空大盘时做空,在看涨大盘时做多。由于我一直坚守该基本原则,我最终获救了。限价交易只是我在投机行使用的方法,在正规证券公司根本无效。如果不是这样,我可能永远学不会什么是真正的股票投机,只能根据自己有限的经验继续在自认为绝对正确的事情上押大小。

    为了尽量降低报价器滞后带来的不利后果,我曾经尝试限价交易,结果发现市场根本不配合。这样的亏吃多了,我只好放弃了这种做法。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过了那么久才学会这个简单的道理:绝对不能在股价的短期波动上下注。我应该把目光放远,预测市场的整体趋势。

    5月9日大败后,我用改进了但仍不完善的方法继续操作。如果旧方法不是有时也让我赚过钱,也许我就能更快获得股市的智慧了。不管怎样,我赚得也不算少,可以过富足的生活。我喜欢广交朋友和享受生活。那年夏天,和很多华尔街富人一样,我入住泽西海岸,尽管我当时赚得不多,无法同时支撑股票损失和奢侈的生活。

    我不再固执地坚持自己的策略,可我还是没弄明白问题到底在哪儿,当然更没希望解决问题。我一再强调这点,是想说明只有解决了这一问题,我才能找对真正赚钱的方法。我的那些旧工具,就像猎枪和bb气枪一样,面对大型野兽,功效和大火力机关枪根本没法比。

    那年初秋,我不仅再次输光,而且对这个不能再赢的游戏感到极其厌倦了。于是我决定离开纽约,到他处另谋生计。我14岁就进场了,15岁就赚到了人生的第一笔一千美元,不到21岁就赚到了第一个一万美元,然后反复赔光、赚回这一万块的本金。在纽约,我经常刚赚了几千块又很快输了进去。我最多赚到过五万块,可两天后又赔了进去。我没有别的手艺,对其他行业一窍不通。就这样,几年后,我又回到了起跑线上。不,比回到更糟,因为我已经养成了一掷千金的习惯,虽然与老是犯错相比,这个习惯并不那么让我心烦。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WAP.2TXT.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索名称:酷 炫 书 坊(微 信 号 kuxuan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