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XT > 都市小说 > 股票作手回忆录 > 第六章 孤独是投机商的宿命,大势是唯一可靠的盟友
    一秒~记住【2txt www.2TXT.CC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最快更新股票作手回忆录最新章节!

    第六章 孤独是投机商的宿命,大势是唯一可靠的盟友34

    1906年春天,我去亚特兰蒂斯市过了一个短假。我完全放下股市,只想换个环境好好休息一番。我顺路去了我的第一家券商那里,哈丁兄弟公司。当时我操作非常活跃,一次能做三四千股。这和我二十来岁时在世界一家投机行的交易量差不多,但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游戏,在投机行我也交一个点的保证金,但在这里,我的交易单会真的输入纽交所。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前面说的那个故事,我在世界一家做空了3500股美国制糖,但感觉好像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必须平仓。啊,我常有这种奇怪的感觉,而我常常很尊重这种感觉。但偶尔我也会嘲笑它,告诉自己这不过是暂时的盲目冲动,变换仓位才叫蠢呢。我认为这些灵感都是因为吸烟太多,或睡眠不足,或宿醉伤肝之类的。不过,当我说服自己不去理会那些冲动,就总会后悔。十几次了,我没有按照灵感卖出,第二天去城里看市场,市场真是坚挺,甚至涨了,于是我就只能告诉自己我是多么愚蠢,竟然有瞎卖出去的冲动。但是,第三天就会出现一个大跌。不知道什么出了问题,如果我不是那么理智,那么相信自己的逻辑,我赚的钱应该比现在要多得多。那些冲动,很显然不是身体层面的原因,而是精神层面的感应。

    我要告诉你一次这类经历,因为它对我来说影响重大。它就发生在我在亚特兰蒂斯市度假的1906年春天。一个股友和我在一起,他也是哈丁兄弟公司的客户。我尽情享受自己的假期,把市场完全放下。如果我想玩,就总能放弃交易,当然,除非市场异常活跃,让我热情爆棚。如果我没记错,当时应该是牛市,总体展望对各种交易都很适宜。市场非常平缓,但当时弥漫的气氛已经非常明朗,各种迹象都表明这是牛市。

    一天早上,我们吃过早餐,读完了纽约所有的晨报,然后观赏海鸥吃早餐,他们捡起海蚌飞高五六米丢在硬湿的沙滩上摔开来吃。看累了,我们就开始沿着木板路散步,这可是我们白天做的最有意思的事了。

    时间还没到中午,我们走得很慢,呼吸着略带咸味的空气,打发时间。哈丁兄弟在木板路有个分部,我们每天早上都会顺便去看看开盘。仅仅是习惯而已,我不进场交易。

    我们发现那天市场强劲,非常活跃。朋友非常看多,他还少量持有一支低价股,现在已经涨了几个点了。他开始对我说,继续持仓等待价位涨到更高是多么明智的事情啊。我没太注意,也懒得附和,只是专心浏览报价板,发现大部分股票都在涨,直到我看到联合太平洋铁路股。我突然感觉应当做空它,就是这个感觉,没有太多可说的。我只是感觉想做空而已。我问我自己为什么有这种感觉,却发现不了任何理由。

    我盯着联合太平洋报价板上的最新报价,直到我看不见任何其他数字,看不到报价板,看不到任何其他东西……我只知道我要放空联合太平洋,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偏要这么干。我当时看起来一定有点发呆,因为站在旁边的朋友突然杵了我一下,问:“喂,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回答说。

    “困了?”他问。

    “不,”我说,“我不困。我想放空这支股票。”尊重自己的直觉,我总能赚钱。我走向一张桌子,看到上面有几张空白单子。朋友跟了过来。我填了张卖单,按市价放空1000股联合太平洋,然后把委托单交给了股票经理。我填单和把单子交给他的时候,他一直都在笑。但当他看到我的委托单,就停止了微笑,盯着我。

    “我没看错吧?”他问。但我只是看了看他,于是他就把单子迅速转给了操作员。

    “你干吗呢?”朋友问。

    “我在放空。”我告诉他。

    “放空哪支?”他朝我大叫。如果他看多,我为什么看空呢?什么东西好像不对劲。

    “放空1000股联合太平洋。”我说。

    “为什么?”他诧异地问。

    我摇了摇头,意思是我也没什么理由。但他一定觉得我有内幕,因为他拉着我的胳膊把我拉出交易大厅,这样我们就可以不被其他客户和坐暖橡胶椅子的人们看见或听见了。

    “你听说什么了?”他问。他非常激动,联合太平洋是他最爱的股票之一,他非常看多,因为他赚了很多钱,而且它看起来非常有前途。但他很愿意听从一些二手内幕消息跟着做空。

    “没什么内幕。”我说。

    “没有?”他很怀疑我的话,而且直接表现出来了。

    “我什么也不知道。”

    “那你卖个毛啊,找死吗?”

    “我不知道。”我告诉他,我说的可是真心话。

    “啊,别卖关子,拉里。”他说。

    他很了解我,知道我从不盲目交易,那不是我的习惯。而我刚刚放空1000股联合太平洋。我一定有充分的理由卖空那么多,而且是在市场非常强劲的条件下。

    “我不知道。”我又说了一遍。“我只是感觉好像要发生点什么事。”

    “会发生什么事?”

    “我不知道,我说不出理由。我只知道我想卖空它。而且我还得再加码1000股。”

    我走回公司,又下了一个1000股的空单。如果第一个1000股空单是对的,那么我就得再多赚点才是。

    “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朋友继续追问,他实在下不定主意跟我一起做。如果我告诉他,我听到内幕,说联合太平洋会大跌,他肯定会跟我一起做空,而不问我到底从哪听到的消息,也不会问为什么会跌。

    “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又问了一遍。

    “可能发生任何事情,但我不能保证任何一件事情。我给不了你任何理由,我又不是算命的。”我告诉他。

    “那么,你疯了。”他说,“脑子进水了,莫名其妙地卖空一支牛股。你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干?”

    “我真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想这么干。”我说,“我想这么干,我就是感觉卖空才对。”卖空的冲动实在太强烈了,所以我又加码了1000股。

    朋友崩溃了,他抓住我的胳膊说:“看着我,咱们走吧!别在这儿待着了,你别把老本都赔进去啊。”

    我也卖够了,满足了自己的冲动,所以我跟着他一起走出来,也没看后两个1000股的成交报告。即使我有充足的理由,这么大手笔地操作一支股票,也是一件发狂的事情。我也觉得自己太疯狂了,没有任何理由地卖空这么多,尤其是在整个市场都如此强劲的情况下,而且没有任何线索可以让任何人觉得市场将低走。但我记得以前我有同样的卖空冲动但没动手时,总有各种各样的结果让我后悔。

    我曾向朋友们说过这些故事,他们有人告诉我说那不是神示,而是潜意识在起作用,也就是富有创造力的那部分心智。正是这部分心智,让艺术家们可以在不知不觉中进行创造,他们也解释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干。而我之所以会有这种能力,可能是因为我在不断的交易中积累了很多经历。它们单独的作用很小,但合力很大。

    也可能是朋友不明智的多头,唤起了我的反抗意识,所以我才选了联合太平洋,人们都在做多,那就不对了。我不知道第六感的确切原因或生成机制什么的,我只知道,我走出哈丁兄弟公司的亚特兰蒂斯分部的时候,带着3000股的联合太平洋的空单,在一个崛起的市场里。但我一点都没有焦虑。

    我想知道后两个1000股的成交价,所以吃完午餐我们就溜达回了公司。看到市场依旧强劲,联合太平洋还涨了几个点,我没感觉不爽。

    “我看你完了。”朋友说。你可以看到,他正庆幸没跟着做空。

    第二天,大市场继续上涨,我只听到朋友高兴地说自己的股票。但我感觉很确定,联合太平洋没卖错,而我一旦觉得自己是对的,就不会不耐烦。当天下午,联合太平洋就停涨了,收盘前开始下滑。我更加确信自己绝对是正确的了,既然我这么认为,我自然想进一步卖空。所以在收盘前,我又卖空了2000股。

    这样,我一共卖空了5000股联合太平洋,就凭感觉。我在哈丁公司存的保证金不多,这就满仓了。而且我还在度假,所以卖空这么多显得有点过了,所以我放弃休假,当晚就回到了纽约。谁也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我认为,如果发生了事,我最好就在现场,这样我就可以迅速采取必要步骤了。

    第三天,旧金山大地震35的消息传来。这是一场可怕的灾难,但市场开盘只跌了几个点。多头力量在起作用,股民从不对消息有反应,除非有人领头,从那时到现在都是这种情况。比如,只要多头的基础牢固,不管报纸怎么说这是人为操作的假象,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除非整个华尔街开始看空,没人能对抗股民的情感和预期。当时,华尔街没有评估灾难的严重程度,因为它不希望这么做。当天收盘前,大盘又开始反弹。我持有5000空股。灾难已经来临,但天灾没有带来股灾。

    我的直觉水平绝对一流,但我的银行账户却没有因此增长,甚至连账面利润都没有。和我同去亚特兰蒂斯度假的朋友,对我卖空联合太平洋感到既高兴又惋惜。他对我说:“哥们,你确实有第六感。但我说,金融大亨和资本都在多头那一面,和他们对抗有什么用呢?他们一定会赢的。”

    “再等等看。”我说,我说的是给价格一点时间。我不会平仓,因为我知道破坏很严重,而联合太平洋是损失最惨重的公司之一。而华尔街还如此盲目,实在让人火大。

    “再等等看?等他们榨干你和所有空头,把你们的熊皮剥下来在太阳底下摊平晒干?”他坚定地说。

    “你打算怎么做?”我问他,“买进联合太平洋吗?南太平洋和其他铁路都遭受了几百万几百万的损失,这可是一股不可遏制的力量!他们损失那么多后还从哪里弄钱来分股息啊?你至多只能说,事态可能不像报纸说的那么严重。但这是买进那些遭受重创的铁路股的理由吗?回答这个问题。”

    朋友只是说:“是的,听起来有理,但我告诉你,市场可不同意你的观点,报价器上的数字从不说谎,对吧?”36我说:“但它并不总是立刻说真话。”听我说,在黑色星期五37之前,一个人找到吉姆·菲斯克,列出了10条响当当的证据,说明黄金必然要跌,最后被自己的逻辑鼓动得激动万分,告诉菲斯克自己将做空几百万的黄金。菲斯克看了看他说:‘去啊!干呗!做空啊!人不作不死,我看你就是活腻了!’“就是这么回事,”我接着说,“如果当时那家伙真的卖了,你就看到他的大杀招了。你自己也做空一点吧。”

    “我才不!我不是那种人,我不跟大势对着干,不会嫌命长!”

    第四天,媒体开始详细报道旧金山地震的细节,市场开始下滑,但是没有跌得太厉害,它本该跌得更狠才对。我知道大势已定,价格必将暴跌,于是又继续加码了一倍,又卖空了5000股。

    啊,这时候大部分人都明白了,我的证券公司也开始积极操作,不再抵触。他们并非盲目,也不是我盲目,更不是我把握市场的方式盲目。

    第五天,它横盘震荡,这可是挣钱的关键时刻。我当然要充分利用自己运气的价值,于是再次加码,又做空了10000股。现在就该这么玩。

    我什么都不想,只是一门心思地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这个天赐良机,我必须充分利用。我继续持空。当时的我有没有考虑过,做空这么多会不会有危险?因为只要市场轻微反弹,就会把我的账面利润甚至本金全部洗净。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否考虑过这个问题,我只记得当时没什么心理负担。我可不是鲁莽的赌徒,我操作得非常谨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改变地震已经发生的事实,不是吗?没有任何人能在一夜之间不花一分钱就让已经倒塌的建筑物恢复原状,不是吗?即使全世界的资金都用来支撑股价,也无法逆转乾坤,至少是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之内,不是吗?

    我没有盲目下注,我不是疯狂的空头,我也没有被胜利冲昏了头,我更没有认为,旧金山从地图上抹去意味着整个美国就直奔垃圾堆了。没有,真的没有。我可不希望发生经济危机。

    总之,第六天我平仓了,赚了25万美元,截至当时,那是我赚得最多的一把,而且就是几天的工夫。

    地震发生的头一两天,华尔街并没在意。人们会解释说,这是因为首批报道并不那么吓人,但我认为这是因为改变股民对证券市场的观点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甚至大多数职业操盘手也反应迟钝、目光短浅。

    我没有多少可以解释的,既没有科学解释也没有瞎猜的解释。我只是告诉你我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做,结果如何。我不太关心自己的直觉到底是怎么来的,也不想神化它,干巴巴的事实就是,我因为它赚了百万美元。这表示以后我就可以更加大手笔地操作了,只要有时机。

    那个夏天,我去了萨拉托加38避暑。本来是去度假的,但我总放不下市场。首先因为,我没有累,所以考虑市场并不让我感到烦恼。其次因为,那里的每个熟人都对股市有着或有过浓厚的兴趣。我们自然会聊这个话题。我发现纸上谈兵比真刀真枪要容易多了,他们一开口,那口气就熏死人。一个雇员试图炒一个坏脾气老板鱿鱼的时候,就会有勇气像对一只黄狗一样对他呼来喝去。那些家伙和我聊股票的时候,就给我这种感觉。

    哈丁兄弟公司在萨拉托加有个分部,有不少客户。为什么会在这儿有个分部呢?我觉得真正的原因在于它的广告价值,在度假胜地设有分部是一种比广告牌高大上多了的广告。我总是顺路去他们那里坐坐,和其他客人一起。经理是纽约总部来的,人很和善,乐于助人,无论熟人生人,当然,有机会就拉人进场。那里是各种各样消息的集散地,股票的、赌马的、赌场的。他们知道我对这些消息不感冒,所以经理从不过来向我一个人透露刚从纽约总部得到的最新内部消息。他只是把电报拿给我说一些诸如“这是总部发来的”之类的话。

    我当然要看行情的。对我来说,看报价板解读各种信号早已成了条件反射。我发现,我的好朋友联合太平洋看起来要涨。价位已经很高了,但从它的动作来看,好像有人在吸进。我一连看了几天,迟迟没有动手。我越看越确定有人在稳步添仓,而且那人并非小角色,不但资本雄厚而且还挺懂行。我认为他的操作十分高明。

    确定这一点后,我马上开始买进,价位大约是160块。它继续上涨,所以我继续买进,每笔500股的规模。随着我不断买进,它也越来越强,但没有出现急涨,所以我感觉很安心。我觉得它没有理由暴涨,即使加上我的读盘能力也没发现。

    经理突然走到我面前说纽约那边发来消息,问我是否在分部,当总部知道我在,他们就发来电报说:“请他留步,说哈丁先生要和他聊两句。”

    我说我可以再等一会,同时又买了500股。

    我不知道哈丁跟我有什么好说的,但我觉得应该和生意无关,因为和我的操作相比,我的本金非常充足。不一会,经理过来告诉我说艾德·哈丁先生打来长途电话,正在等我。

    “你好,艾德。”我说。

    但他劈头就说:“你到底在干什么?你疯了吗?”

    “疯了?”我说。

    “你在干什么?”他问。

    “你什么意思?”

    “你买那么多股票干什么?”

    “怎么了,保证金不够吗?”

    “不关保证金的事,你真是个白痴。”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为什么买那么多联合太平洋?”

    “因为它在涨啊。”我说。

    “涨?见鬼!你难道没看出来是内线在倒货给你吗?你是那里最惹眼的人。你还不如把钱输在赌马上,还能找点乐子,别让他们把你耍了。”

    “没人耍我,”我告诉他,“我没和任何人说过这支股票。”

    他反驳道:“你别指望每次操作它都有奇迹来救你,趁现在还不晚,赶快出货吧!”他说:“现在大户都在猛抛,你还加仓,简直不是犯傻,而是犯罪!”

    “可报价器显示他们在买进。”我坚持自己的立场。

    “拉里,看到你的买单一张跟着一张,我差点犯了心脏病。看在上帝的分上,别傻了,赶快出货吧!它随时可能崩盘。该说的我都说了,听不听由你,再见。”然后他挂断了。

    艾德·哈丁是个聪明人,消息灵通,无私善良,不仅不功利,还很够朋友。而更重要的是,他所处的位置,有利于听到各种坐实了的消息。我之所以买进,所凭借的不过是自己多年的读盘经验。经验告诉我,只要看到某些迹象,股价一定会大涨。

    我不知道当时我到底怎么了,但我想我一定得出结论:我解读出了有人在吸进,只是因为内线高手的操作让盘面看起来就是如此(虽然实际情况不是这样)。艾德·哈丁确信我的操作是错误的,而且力阻我犯错。

    我不该质疑他的智慧和好心。我说不清是不是这个原因让我听了他的建议,但我确实照做了。我卖掉了所有持股。当然,如果做多是错的,那么不做空也应当同样不对。所以我在卖光后又反手做空了4000股,大多价位在162块左右。

    第二天,联合太平洋公司的董事会发布消息:派发10%的红利。一开始,华尔街没人相信,这招很像走投无路的赌徒在孤注一掷。所有的报纸都开始议论董事会。华尔街天才39还在犹豫不决时,市场已经沸腾了。联合太平洋成了领涨股,以巨额成交量创下历史新高。一些散户一小时内就赚了大钱。我后来还听说一个愚蠢的专家因为买错了股票所以赚了35万美元。一周后他卖掉了会员席位,一个月后就买了块地成了体面的农场主。

    一听到那个史无前例的10%红利,我当然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我真是罪有应得,活该赚不到钱,谁让我不能坚信自己的经验,却听信内线消息。我把自己的信念抛诸脑后,而转向一个无私好友的善良提醒,只是因为他是一个慷慨的朋友所以我知道他不会坑我。

    看到联合太平洋创下了新的纪录,我对自己说:“可不该做空这支股票啊。”

    我在哈丁公司只剩下一点保证金了。我没有窃喜,更没有变笨。很明显,我准确地解读了行情,却像个傻子似的让艾德·哈丁动摇了自己的决心。谴责别人是没有用的,它改变不了什么,而我时间不多了。于是我立即下单平仓,回补那4000股空头,当时市价是165块。如果在这个价位平仓,我只会损失3个点。但由于指令执行的滞后性,实际是在收盘前在172~174点平仓的。拿到成交报告,我发现艾德的好心干涉让我损失了4万美元。我没有勇气坚持自己的信念,以这个代价买到这个教训算赚了。

    我也没有灰心,因为从盘面上看,还有上涨空间。虽然这种走势和董事会的行为都无前例可循,但这次我做了我认为对的事情。平掉4000股空头后,我又按照盘面迹象向前走了一步,我买进了4000股,在次日上午抛出。这一把不仅弥补了损失的4万块,还赚了1.5万。要不是艾德·哈丁好心怕我赔钱,我早就出大杀招了。但我得感谢他,他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坚信:当时学到的这个教训,使我完成了作为一个真正的股票交易商的最后一课。

    我并不是说,我只需要学会忽视他人的建议而坚持自己的信念。而是通过这个事件,我得到了自信,我终于摆脱了之前的操作方法。萨拉托加的经历是我最后一次赌博式的危险操作。从那以后,我开始着眼于基本环境,而不是只关注个股。在证券投机的磨炼中,在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一步后,我终于到达了更高的境界。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WAP.2TXT.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索名称:酷 炫 书 坊(微 信 号 kuxuan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