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XT > 都市小说 > 股票作手回忆录 > 第十五章 股战不是人与人的争斗,而是眼光与眼光的
    一秒~记住【2txt www.2TXT.CC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最快更新股票作手回忆录最新章节!

    第十五章 股战不是人与人的争斗,而是眼光与眼光的抗衡

    证券投机会面临很多危险,没有预料到的事件(或者“无法预料的事件”)的危险相当大。再谨慎的人也会遭遇风险,如果他不想流为一般的商人。正常的商业风险很小,和出门上街或坐火车去旅行遭遇车祸的概率差不多。有些事没人可以预料得到。因为突发事件亏损,我并不会怨天尤人,顶多会像对突然刮风下雨一样骂句“真倒霉”罢了。生命本就是一场对未知的探索,从摇篮到坟墓的每一步都是。我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所以会淡定地承受一切事故。但是在我的证券生涯中,却有多次这种情况:虽然我判断准确,行事光明磊落,却被不遵守游戏规则的对手用卑鄙下流的手段窃取了劳动果实。

    心思缜密、高瞻远瞩的商人知道如何防范危险,保护自己不受骗子、懦夫的伤害,也不会和股民一起犯傻。除了在一两家投机行,我从未碰到过明目张胆的欺诈行为,因为即使在那种地方,诚信也是上策。大钱都是靠光明磊落赚来的,坑蒙拐骗赚不到大钱。无论在哪儿交易什么,我觉得都没必要总去提防券商,提防一不小心他们就会欺骗你。那不是做生意的模式。但总有一些卑鄙无耻的小人,面对他们,君子也无能为力。我们都愿意相信市场是有职业道德的市场,但我可以举出十几个亲身经历,因为我相信誓言的神圣或君子协定的不可侵犯而成为受害者。但我还是不细说了,多说无益。

    小说家、牧师和妇女都喜欢把股票交易大厅比喻成强盗的战场,把华尔街每日的交易说成一场战斗。这非常吸引人,却很误导人。我不认为自己的活动充满了冲突与争执。我从不与人争斗,无论是针对个人还是投机集团。我只是和别人的观点不一样,坚持自己对大环境的解读。剧作家们说商战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其实不是,商战只是商业眼光之间的较量。68我努力弄清事实,并只相信事实,并根据事实行动。这就是伯纳德·巴鲁克成功赚钱的秘方。有时我看不清事实,或者没有提前看清所有的事实,或者推理不合理,只要发生这些情况,我就会亏钱。因为我错了,而犯错就得亏钱。

    犯错就得埋单,只有愚蠢的人才会拒绝为自己犯的错支付罚金。在犯错这个问题上,大家都是平等的,没人例外,也没人可以豁免,它也不像债权人一样还有先后之分。但当我判断正确时,我绝不允许自己亏钱,当然,这里并不包括那些因为交易制度突然变化而导致的亏损交易。我把特定的投机风险铭记于心,它们一直提醒人们:在把账面利润存入银行户头之前,那都不保险。

    欧洲大战爆发后,商品价格如期上涨。这很容易预见,就像很容易预见内战会引起通货膨胀一样。随着战争的持续,总体上涨的趋势自然也不会停。你应该还记得,1915年我就是这样忙着重整旗鼓的。股市的繁荣就在那里,而我的责任就是好好利用它。我在股市做了最快、最稳也最有利可图的大笔交易。而且你知道,我一直挺幸运的。

    到1917年7月,我不仅还清了债务,还剩了不少,所以我有时间、资金和意愿,考虑同时做期货和股票了。多年来,我养成了研究所有市场的习惯。期货市场的价格比战前涨了100%-400%不等,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咖啡。这当然是有原因的。欧洲爆发战争,欧洲市场就得关闭,巴西咖啡被大批转运到了美国这个大市场。国内咖啡豆很快就变得极度过剩,于是价格持续走低。啊,当我开始考虑投机咖啡的可能性时,价格已经低于战前水平了。如果导致咖啡价格异常低下的原因很明显,那就还有一个同样明显的推论:德国和奥匈帝国潜水艇积极高效运转,打击美国的商用船只,大大降低船只数量,最终将会减少美国的咖啡进口量。进口量减少而消费量不变,过剩的库存就会被消化,一旦走到这一步,咖啡的价格一定会像其他所有商品一样上涨。

    看清整体形势,你不需要福尔摩斯的推理能力,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没人买进咖啡。我决定买进咖啡时,觉得这并不是投机,而是稳赚的投资。我知道盈利是需要时间的,但我同时也确定,利润空间会很大。所以这笔投资操作,其实非常保守而不冒险,这是银行家的行为,而不是赌徒的游戏。

    1917年冬天我开始大宗吸收咖啡。市场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保持横盘,价格也没有如期上涨。结果,我毫无意义地持了九个月的仓位,直到合约到期,我把期权全部卖出。这笔交易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但我还是确信我的观点是稳妥的。很显然,时间点没算准,但我确定咖啡会像其他商品一样上涨。所以我在平仓后又立刻开始买进,而且数量是上次的三倍,虽然我曾经持仓九个月也没什么收获。当然,这次我买进的是延迟期权,延得越久越好。

    这次我没做错。我买进三倍的数量后,市场开始上扬。大家好像突然明白了咖啡市场的必然走势。看来,我的投资就要产生巨大的回报了。

    我持有的合约,其卖方都是烘焙商,大多是德国公司或其附属机构。他们信心十足地从巴西买进咖啡,盼着能运到美国来,却发现没有运输船只,所以处境非常尴尬:一面是巴西咖啡无休止的下跌,一面是在美国卖给我大宗期权,预期美国的价格会跌。

    请记住,我在咖啡还是战前价格时就看涨了,而且持仓后我被套牢了大半年的时间,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判断错误的代价就是亏损,判断正确的奖赏就是赢利。我的判断明显是正确的,而我手中持有大笔期权,所以我有理由期待这次能来一记绝杀。价格无须涨太多我就能获得满意的利润,因为我持有几十万包咖啡。我不喜欢透露我的交易量,因为有时数字太吓人,别人会认为我在吹牛。实际上,我总是根据自己的财力交易,而且总是留有足够大的安全空间。这次交易已经够谨慎的了。我毫无顾忌地买进期权,因为我看不到输的可能性。环境对我有利。我已经等了一年了,现在是奖赏我的耐心和正确判断的时候了。我可以看到利润滚滚而来。这不是精明,只是不瞎。

    果然,几百万的利润稳稳当当地快速流来!但是,却没流到我手里。没有。不是环境突然改变把球打偏了。市场没有突然逆转,咖啡没有涌进国内。那到底发生了什么?无法预料的事情!这是一件任何人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所以我也猝不及防。在我要牢记于心的众多投机风险中,增加了这全新的一项。事情很简单,那些卖咖啡期权给我的空头知道自己将遭遇什么,他们给自己设了圈套后,现在又努力想摆脱,于是想出了一个新的方法逃避责任。他们跑到华盛顿去寻求帮助,并得到了。

    你可能还记得那时政府制定了多种规定,防止人们从生活必需品中获取暴利,你知道大多数规定都很严厉。啊,那些咖啡空头摇身一变成了仁爱家,跑到战时工业部的价格管理委员会(我记得那个部门的全称好像就是这个)那里,提出了一项爱国请求:保护美国人吃早餐的权利。他们告诉委员会说:一个名叫劳伦斯·利文斯顿的专业投机倒把者,已经或即将垄断咖啡市场。如果不捣毁其企图,他就会利用战争环境充分进行投机倒把行为,美国人就得被迫以昂贵的价格才能喝上每日的咖啡了。那些找不到运输船只才把大量咖啡卖给我的爱国者们,宣称自己无法想象一亿多美国人都得向没良心的投机倒把者致敬的情景。他们说自己代表的是咖啡业,而不是在咖啡上下注的赌徒,他们愿意协助政府控制牟取暴利的行为或倾向。

    我十分讨厌那些上访的人,我也不是暗示价格管理委员会在打击暴利和浪费行为中有些渎职,但我要说出自己的意见:委员会根本没有切实研究咖啡市场的实际情况。他们制定了咖啡豆的最高限价和终止现存咖啡合约的期限。这个决定自然导致咖啡交易所的停市,而我唯一可做的就是卖出所有合约。我只能这么做。

    我本来十分确定这几百万的利润会像以前赚的钱一样顺利到手,现在却完全化为乌有。无论以前还是现在,我都和其他任何人一样强烈反对从生活必需品中牟取暴利,但价格管理委员会对咖啡市场进行管制的同时,其他所有商品的价格都已经是战前水平的3.5~5倍了,而咖啡豆的价格实际上低于战前多年的平均价。谁持有咖啡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价格无论如何都会上涨,原因根本就不是黑心投机商的无良操作,而是德国潜艇打沉了很多船,咖啡进口减少,所以咖啡存量必然缩减。委员会还没等它开始涨价就踩下了刹车。

    强关咖啡交易所的战时权宜政策,是完全错误的。如果委员会不干涉咖啡市场,价格肯定会涨(原因已经说过了),跟所谓囤集居奇、投机倒把、垄断物价屁毛关系都没有。而涨后的价格,无须太高就能刺激咖啡供应的增加。我听伯纳德·巴鲁克先生说过:战时工业部考虑过限价会影响供给保证,所以,对某些商品进行最高限价是无理取闹。后来咖啡交易所重新开市时,咖啡的价格是23美分。“仁爱的空头们”建议政府把价格定低,低得无法抵消运费,所以进口不足,所以供应很少,所以美国人只好认倒霉了。

    我一直认为,那次咖啡交易是完全合法的,和我其他所有交易一样合法,我甚至觉得它是一种投资而不是投机。它耗时一年多。如果其中有任何违反道德的成分,也是那些拥有德国姓氏和血统的爱国烘焙商们干的。他们在巴西买进咖啡,在纽约卖给我。价格管理委员会管制了唯一没有上涨的商品的价格,在价格上涨之前就保护人民免受投机倒把行为的侵害,结果还是没能保护人民免受高价的侵扰。不仅如此,当生咖啡豆的价格被限价在每磅9美分左右时,烘烤咖啡的价格却没有被限价,所以在跟着大势上涨。所以,只有烘焙商受益了。如果生咖啡豆每磅涨二三美分,我就能赚几百万了,而且不会让美国人在后来的涨价中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了。

    事后伤情对证券投机来说只是浪费时间,毫无意义,但这次交易颇具教育价值。它和我的其他交易一样漂亮,肯定涨价,符合理性,以致我觉得不赚几百万都难,但最终却事与愿违。

    还有两次,交易所管理委员会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下令改变交易规则,搞得我深受其害(在这几次事件中,我的仓位从技巧上看虽然正确,却不像咖啡交易这么符合赚钱的标准)。在投机操作中,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上述经历让我在风险列表的意外栏项增加了“不可预测”一条。

    咖啡事件后,我在其他期货上非常成功。期货牛市,股票则是熊市,我在股市也赚了很多钱,这招来了一些无聊的闲话。华尔街的股票专家和财经记者开始习惯性地把价格的下跌怪到我的头上。下跌都是客观形势决定的必然,但我却总变成“打压股价的罪犯”。有时,不管我是不是真的在放空,他们都指责我不爱国。我想,他们夸大我的操作规模和影响,只是为了满足股民那种不可遏制的需求,他们只是想知道每次价格变动的背后原因,不管那原因是不是真的。

    我多次说过,操作可以打压股票,但没有任何操作可以使其保持低位。没什么奥秘,任何人花半分钟想一下就能找到原因。如果一个操盘手打压一支股票,把价格压低到实际价值以下,会发生什么?对,他必将面临内线的疯狂买进。内线知道股票的实际价值,如果真便宜他们会疯狂吃进的。如果内线不买,那一定是因为基本环境让他们不能自由支配公司的资金,这就说明发行这支股票的公司本身出了问题。人们一说起打压,就暗指不正当行为,甚至是犯罪。但把股票压低至实际价值以下是非常危险的操作。你最好记住:压下去爬不起来的股票是本身就有问题的股票,因为内线不买进撑盘。只要有打压股价的行为(即不正当卖空),内线一般都会买进,价格不可能持续走低。我说:所谓的打压,实际上99%都是合理下跌,只是有时某个专业操盘手的操作加速了跌势,但不管他的交易量有多大,都不是下跌的根本原因。69大多数情况下,价格突然暴跌时,人们会倾向于认为这是有空头在操作,但这种理论完全是编造出来满足那些盲目的赌徒的。这种解释很容易给他们提供一些原因,而他们不愿思考,所以极易相信这些解释。券商和编造金融谣言的人经常告诉股民,操盘手在打压股价,所以他们才倒霉亏损,但这种解释实际上是邪恶的,只是为了误导股民。正义的做法是:明确地告诉你这是熊股,让你卖空。邪恶的做法是:给你个算不上解释的解释,阻止你明智地卖空。股票暴跌时的正确反应应该是卖空,即使原因不明也一定有充足的原因,所以你就该清仓离场;但如果你被告知是操盘手在打压,你就不会退出,因为你觉得等他停止打压,股价就会反弹。这就是邪恶的建议!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WAP.2TXT.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索名称:酷 炫 书 坊(微 信 号 kuxuan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