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XT > 都市小说 > 股票作手回忆录 > 第二十三章 内线绝不会向世界宣布任何事实,操盘手
    一秒~记住【2txt www.2TXT.CC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二十三章 内线绝不会向世界宣布任何事实,操盘手成为猎物86

    证券投机永远不会消失,人们不希望它消失。无论危险被警告过多少次,也无法阻止人们投身投机中去。不管一个人多能干或老到,都不能避免预料错误。再精心拟定的计划,操作出来都会走样,因为会发生没料到的事情,甚至根本无法预料的事情。灾难可能来自地震或天气,也可能源于内心的贪婪、虚荣、恐惧,或无法抑制的希望。这些都是交易商的大敌,可以统称为天灾。除此之外,他还要和人的行为为敌,那些无论从道德上还是商业原则上来说,都不正当的行为。

    当我回想起25年前初到华尔街,人们都在干什么时,我必须承认现在的情况好多了。投机行没有了,虽然非法的投机号子依然红火,总有无数男女愿意为一夜暴富的梦想付出代价。证交所干得不错,一次次把骗子们清理出局,而且严格监督其会员公司遵守交易规则。证交所严格执行很多健全的规章制度,虽然仍有待改进。某些恶行依旧顽固,不在于道德上的麻木不仁,而在于华尔街打心底不愿改变。

    在股票投机中赢利一向都很困难,现在更是一天比一天难。不久前,真正的交易商还能对每支股票都充分了解。1901年,摩根推出了由几个小公司合并而成的美国钢材公司,这些小公司大都不到两年历史。当时,只有275支股票在证交所上市,还有约100支在场外交易。其中有很多股票,要么发行量太小,要么是次要股或保息股,所以交易清淡,没有投机吸引力,所以完全不必去了解。实际上,大多股票好几年没有一笔交易。但是今天不同了,上市的股票有九百多支,近期活跃的也有六百多支。过去,上市的股票们不仅资本额小,股票种类也少,交易商不需要关注太广范围的信息。但是现在,交易涉及各行各业,几乎每个行业都有股票上市,人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收集所有股票的所有信息。87这样,对于靠理性操作的人来说,投机变得困难多了。

    做股票的人不计其数,但真赚钱的人不多。88大众只是“在”股市“里”而已,所以一直有人亏损。无知、贪婪、恐惧和希望,所有这些都是人类这种动物的本性,都会让人亏损,而世界上所有的法律和证交所的所有规则都无法消除。即使再周密雄伟的计划也可能被意外事件击败,连最冷血的经济学家和最热心的慈善集团也根本无法推知。还有另外一种亏损来源:黑心的假消息。这些消息和普通的内幕不同,因为它们会先伪装和乔装打扮一番,所以更加危险和恶毒。

    普通外线自然喜欢靠内幕(或谣言)交易,不管是直接从别人那里听来的还是间接从报纸上看到的。对于普通的内幕,你无从防范。比如一个至交好友真诚地告诉你说,他希望你能跟他一同操作,这样你就发财了。他是一片好意。但如果消息有误你该怎么办呢?对于狡猾的专业情报贩子的内幕,你也无从防范,上当受骗的几率和买到假金砖或假酒的几率差不多。但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因为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

    但典型的“华尔街谣言”,却由不得你不信。对这些谣言,大家毫无防范能力,上当了也没办法。媒体和报价器合作传播的利多消息才是最致命的。证券承销商、操盘手、内线集团和一些个人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以最高的价格把过剩的股票倒给你。

    随便翻开哪天的财经报纸,你都会惊讶地发现里面充斥着大量半官方性质的声明。说这些话的权威人士都声称消息确切,因为他们是“大内线”、“大股东”、“高管层”或“掌权人士”。我面前就是今天的一摞报纸,我随便从里面挑出来一条,你听:“一位大金融家透露,市场近期不会衰退。”

    真的有个大金融家说过这话吗?如果是真的,他意欲何为呢?他为什么不公布自己的姓名呢?难道他担心人们真信了他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吗?

    这里还有一条,说的是一支近期变成活跃股的股票,透露消息的是一个“大股东”。如果真有这么个人,那究竟是董事会的十几个股东中的哪个?显然,用匿名的方式,不管谁信了消息但倒了霉,都没法怪谁。

    除了要研究大家的成功先例之外,交易商还必须考虑股票交易中的反面教材。除了研究如何赚钱,你还得懂得如何避免亏损。知道什么不该做,比知道什么该做更重要。所以最好记住,个股的涨势中或多或少都有些控盘因素,内线拉抬价格只有一个目的:高价出脱。但证券公司的普通客户,一般都自认为不那么容易上当,因为他会坚持寻找股票上涨的原因。操作者自然会迎合这种“聪明”来“解释”为什么会涨,以便出货。我相信,如果不允许媒体刊登匿名的利多消息(就是那些故意放出的促使大家买进或继续持股的消息),大家就不会亏那么多了。

    几乎所有匿名股东或内线人士放出的利多消息都是不可靠的,都是用来刻意误导大家的,但大家都认为,这些声明既然沾有官方性质,所以是可信的,因此损失的资金每年都不止几百万。

    比如说,一家公司的业务经历了低谷,所以股票没人买。报价器上的数字反映的是,对股票实际价值的总体、大概的估值。如果价格低于价值,也就是股票比较便宜,就会有人知道,然后买进,价格就会涨;而如果价格高于价值,也就是很贵,同样会有人知道,然后卖出,价格自然会跌。而现在价格不偏不倚,所以无人问津,也没人动手。

    假如公司的业务发生了转机,谁会最先知道,内线还是大家?绝对不会是大家。然后会发生什么?如果情况持续改善,公司收入就会增加,公司就能恢复分红,如果分红持续,还可能提高股息。也就是说,价值涨了。假如情况持续好转,管理层会在第一时间把好消息公之于众吗?总裁会把消息透露出来吗?会有股东第一时间站出来不具名发表声明,出于博爱精神让报纸财经版和通讯社报道的读者受益吗?会有低调的内线以惯用的匿名方式告诉大家公司前景一片大好吗?

    时间点不对,所以他们当然不会。他们会只字不提,报纸不会有报道,报价器也不会透露风声。89他们会谨慎地封锁真正的利多消息,不让大家知道,“大内线”们会在沉默中吸够。随着知道内情的人的低调买进,价格开始涨。财经记者明白内线们应该知道上涨的原因,就会去采访他们。这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内线们会怎么做?他们会一致宣称自己毫不知情,涨势毫无根据,甚至说自己是做实业的,根本不关心股市和股民的行为。

    假如价格继续上涨,直到有一天,了解实情的内线满仓了。华尔街上就会涌入大量利多消息。而且报价器显示出了“可靠消息”,公司业务的确好转了。当初那些不具名的低调股东曾说涨势毫无理由,现在却说,股东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公司前景一片大好。当然还是不具名,这样你就不知道这其实是同一个人了。

    利多消息像洪水一样涌来,冲得大家纷纷买进,刺激价格进一步上涨。很快,不具名的股东们的预言变成了现实,公司恢复了分红或提高了股息率,等等。随后,添油加醋的利多消息数量剧增,而且更有煽动性。一个“大董事”被直接问到公司的经营状况,他向世人宣告,情况不仅仅是好转而已;一家报纸百般央求一个“大内线”,他才终于承认公司的收入惊人;一位与该公司合作的“著名金融家”被迫指出,公司销售量历史空前,即使没有新的订单,公司也得夜以继日地干不知道几个月才能满足既有订单;一个“财务部人员”在报纸上用大字号标题宣称,大家吃惊于股票涨了,他只对这种吃惊感到吃惊,任何人只要分析一下即将发布的公司年报,就会知道现在的涨势太过含蓄,该股的净值远远高于市价。但这些消息绝不会提到透露消息的好人是谁。

    只要公司业绩持续增长,而内线没有察觉公司发展速度有减缓的迹象,他们就会一直持有低吸的股票。既然没有让股票价值下跌的因素,有什么理由卖出持股呢?但是,一旦公司业务开始下滑,会发生什么呢?内线会出面宣布、警告或稍加暗示吗?不会。当初公司业绩好转时他们悄悄买进,现在业绩下滑,他们会同样悄悄地卖出,所以股价会呈现下滑的趋势。在内线的卖压下,价格自然会跌。接着,大家就会收到一如既往的“解释”:一个“大内线”宣称一切正常,价格之所以会跌,是因为有些空头想操纵股票。股价下跌的倾向持续一段时间后,某天定会出现猛跌,人们就会吵着要“理由”或“解释”。如果没人说点什么,股民就会恐慌,担心公司倒闭,股票变成废纸。于是媒体上就会出现这样的消息:“我们采访了公司的一个大股东。对于股票的疲软状态,他宣称唯一的结论就是空头在掼压。公司的基本状况没有变,业务空前兴旺,不出意外的话,很有可能在下次董事会议中提高股息。空头势力咄咄逼人,导致股价低迷,这显然是想逼人出货。”报纸为了让消息更加可信,可能会补充道:据“可靠消息”,股价下跌当天,空头抛出的股票,大部分已被内线吃进。空头们是在作茧自缚,早晚要付出代价的。

    部分人信了这利多消息,所以继续买进,所以亏了;还有部分人取消了卖出的打算,所以继续持股,所以亏了。其实正是那些“大内线”在散货给股民,他们想尽办法阻止大家卖出他们不想支撑的股票。大家看到“大股东”的声明后会怎么想?一般的外行会怎么想?当然是相信股票绝对抗压,空头的卖压只能导致暂时的疲软,一旦空头暂停,内线集团就会引导报复性的涨势,逼迫空头高价回补。股民完全相信这一点,因为如果跌势真是空头卖压引起的,事情一定会这么发展。

    尽管市场上流传着内线集团放出的狠话,说会大力轧空广大空头,但问题股票的价格并没有反弹,跌势汹涌,根本停不下来,因为内线放给市场的股票太多,市场消化不了。

    这些由“大股东”和“大内线”卖出的持股,成了职业股商之间的足球,踢来踢去。股价不断下跌,似乎永远没个头。内线知道公司业务不佳,收入减少,所以在业务好转之前不敢支撑。而一旦业务再次好转,内线又会低调买进。

    我做股票这么多年,一直很熟悉市场。在我的记忆中,没有一次大跌,是由空头掼压造成的。所谓的空头卖压,不过是了解内情的内线的卖压。但他们不可能对外公布说,下跌是因为内线的抛售或缺乏内线支撑造成的,这样大家就会纷纷卖出,卖压就更大了。一旦大家都卖而不买,情况就会大乱。

    大家应当牢记一点:如果一支股票持续低迷,原因绝不是空头的掼压。一旦一支股票持续下跌,你可以肯定一定出了什么问题,不是市场的问题,就是公司的问题。如果跌势背后没有原因,价格很快就会跌到股票的价值以下,内线不等股民出手,自己就会买进,股价随之止跌。实际上,空头只有在股价高于实际价值时卖出才能赚大钱。有一点是绝对可以肯定的:内线绝不会大肆宣扬任何事实。

    不说你也知道,纽黑文铁路公司就是个经典案例。现在大家都知道当时是怎么回事了,但当时的知情人很少。它是新英格兰最大的一条投资铁路,股票在1902年的价格是255块。当时在新英格兰,一个人在这支股票上的持股量可以决定他受尊重的程度和他在股票界的地位。如果谁说它会破产,他不会被关进监狱,而是会被送进疯人院,和别的精神病待在一起。但是,当摩根任命了一个偏执的新总裁时,悲剧就开始了。一开始,大家并不知道新政策会让公司沦落到那种地步。但随着纽黑文以虚高的价格不断购进联合铁路公司的资产时,眼亮的人开始质疑梅兰总裁的新政策。纽黑文铁路以1000万的价格从联合铁路购进了一种只值200万的有轨电车系统。对此,公司董事会里有一两个轻率的成员出言不逊,说公司管理层行事鲁莽,暗示纽黑文再大也经不起这种挥霍。

    是谁先看到大难临头的呢?当然是内线。他们知道内情,开始抛出持股。第一批看出股灾将至的人,自然是内线。他们越了解公司的实情,就越多地减少持股。他们纷纷卖出,不再撑盘,于是新英格兰的这支绩优铁路股开始下滑。人们一如既往地开始问为什么,想凭自己的聪明才智得到合理的解释,而惯用的伎俩很快出现:“大内线”宣称,股票没什么问题,跌势是因为胆大妄为的空头在抛售。听到这话,新英格兰的股票商们继续持有纽约——纽黑文——哈特福德联合的股票,甚至根本没把它当做投机,还以为就跟投资一样稳赚不赔。内线不是说股票没问题吗?几个空头的卖压有什么大不了的?公司不是宣布继续分红吗?那当然应该继续持股啊!

    但另一方面,公司并没有兑现轧空的承诺,股价反而再创新低。内线开始更加急着出货,且更加明目张胆。跌势加剧,新英格兰地区那些寻求稳妥投资和稳定分红的大众损失惨重,于是,几个情绪激动的波士顿人开始要求相关人士对暴跌给出明确的解释,但他们却被骂做蛊惑人心的股票奸商。

    一支股票,从255块跌到12块,不可谓不惨烈。它空前绝后,绝对不是,也绝不可能是空头打压的结果。这种跌势不是空头的卖压可以引起的,也不是空头的操作可以维持的。内线集团总能一边高卖,一边鼓动大家买进,否则没人接盘啊。而如果真把内情公之于众,就绝对高抛不了了。内线们知道,不管价格是250块还是200块、150块、100块,还是50块、25块,都高于股票的实际价值,但大众不知道。大众正全力试图靠买卖这支股票赚钱,因为他们认为,价格暂时走低正好低吸。记住:公司的全部实情只有少数人清楚。

    过去二十年里出现过多次惨重的暴跌,均非空头打压所致,但股民却一再轻信这种解释,所以一次次亏个几百万。一些人看到这支股票的表现后本来打算卖出甚至清仓的,可就是信了这种解释,所以抱有一线希望,以为空头停止打压后,价格就会反弹。以前我总听到股民们骂基恩,在基恩出道之前,他们就骂查理·沃瑞索夫或爱迪生·科马克,后来我自己也成了他们无端指责的对象。

    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一个故事,关于英特维尔石油公司的。当时一个内线集团在拉抬股价,股民看到涨势就开始买进。集团把股价炒高到50块后出货,价格随之暴跌。于是,像任何时候一样,聪明人又在问:为什么它这么疲软?大多数人都有同样的疑问,所以问题的答案也就成了头条新闻。一家财经报纸召集了一群券商,问股价为何暴跌。券商们完全知道上涨的内情,也完全清楚下跌的原因,他们其实也是这一内部集团的成员。为了找一个可以见光的原因,他们竟然说:“是拉里·利文斯顿在打压!”不仅如此,他们还说要狠狠地“教训”我一顿。但同时,内线当然还在不断地出货。股价跌到了12块,但这其实已经赚了,即使压到10块以下,平均卖价仍会高于他们的买进价。

    对内线来说,随着股价下跌一路卖出是明智而正确的操作。但在35~40点吃货的外线,就不同了,他们盯着报价器,拿着持股,就等着拉里·利文斯顿倒大霉,落入愤怒的内线集团手中。

    在牛市,尤其是市场繁荣期,一开始大家都能赚到钱,但后来都因为流连于牛市不肯收手而亏损。正是这种“空头打压”的解释,让他们流连忘返,然后套牢。对这种解释,你应该打起十二分精神,它们只是那些不愿具名的内线们的圈套罢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WAP.2TXT.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索名称:酷 炫 书 坊(微 信 号 kuxuansf)>